今日下單立減5%
24小時翻譯熱線:400-666-3966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新聞資訊 > 譯界新聞 >

翻譯莫言作品就像母親生下孩子一樣幸福


作者:fanyi02 發布時間:2013-07-30 17:15 瀏覽:

   
 
    去年,中國作家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,莫言作品的譯者陳安娜功不可沒。今年,陳安娜因為在介紹中國和傳播中國文化方面有突出貢獻,獲得第七屆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。低調的瑞典翻譯家陳安娜接受成都商報記者電子郵件專訪時透露, 新翻譯的莫言作品《蛙》大概明年出版。“和其他中國作家比較,莫言作品還不是 難翻譯的。要說翻譯完一部好作品的心情,有點像母親生下一個孩子的幸福吧,也是一個自己的作品。”
 
    昨日,陳安娜及其丈夫萬之接受了成都商報記者的電子郵件專訪,陳安娜的丈夫、同為翻譯家的萬之告訴記者,自己也是才得知陳安娜獲得本年度的“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”。萬之把記者的信及提及的問題向妻子陳安娜轉述了后,代她將答案敲成文字,“因為她也比較忙,我就替她回復。有關獲獎感言,現在大概可以用四個字:無話可說。”
 
    萬之稱,陳安娜不會來北京領獎,因為消息比較突然,要她八月底去北京領獎,但她那時的工作早都排滿了(她在一個瑞典國家圖書館有全時工作,文學翻譯都是靠業余時間完成的),無法離開。可能會請瑞典大使館的人代領吧。
 
    正在翻譯莫言作品《蛙》
 
    預計明年出版
 
    在回復記者的郵件中,陳安娜和丈夫萬之告訴記者, 近,陳安娜翻譯工作正在緊張有序的進行,翻譯對象依然是莫言的作品,她說自己正在翻譯莫言的作品《蛙》,這部瑞典文版的《蛙》大概明年就能正式出版。
 
    為何會多次選擇莫言的作品,翻譯《蛙》的難度如何?陳安娜直言,莫言作品很多,風格也多樣,有些容易讀懂,比如《紅高粱》,有些很難理解,比如《檀香刑》,所以至今她都還沒有嘗試翻譯。此外,陳安娜還專門提到《生死疲勞》也屬于比較難翻譯的作品,所以她在這個作品上面花的時間就比較多。
 
    盡管如此,和其他中國作家比較,陳安娜認為莫言的作品還不是 難翻譯的。而那些難懂的作品中, 大的障礙就是地方性強的語言。要說翻譯完一部好作品的心情,“有點像母親生下一個孩子的幸福吧,也是一個自己的作品,比如翻譯莫言的作品,得到評論界的好評,自然更高興。”
 
    成為莫言的瑞典文翻譯專業戶,陳安娜表示,自己在翻譯的過程中感到莫言確實很會講故事,故事引人入勝。 初,陳安娜看過《紅高粱》電影,在1992年左右讀到此書英文版的時候陳安娜就喜歡上了莫言的作品。
 
    莫言獲得諾獎后
 
    《紅高粱》在瑞典賣出三萬冊
 
    記者問起陳安娜對莫言的印象,陳安娜說自己 后一次見到莫言是在去年12月,莫言到瑞典領獎的時候,她說,自己與莫言見面的次數不多,總共只見過四次,第一次是2001年,陳安娜夫婦請他和王安憶訪問瑞典,還到陳安娜家里來過,夫婦都感覺莫言比較隨和,性情也溫和,言辭雖然不多,卻很有意思。第二次見面就隔了十來年,2012年5月陳安娜的丈夫在上海出版一本譯著《阿尼阿拉號》,陳安娜也去參加了新書發布會,看到莫言也來了。兩人一起去陳安娜丈夫出生的老家常熟玩了一天。那是莫言和安娜接觸 長的一次,輕松愉快,感覺就像老朋友一樣,這次能近距離看到莫言在自身生活中自然輕松的姿態,還看到莫言待人厚道,莫言送給開車送他們去的年輕司機一本書,還簽了名,并和這個司機一起照相。“據說現在這位司機家里就掛著他和莫言一起照的照片。”這年八月,陳安娜又去北京參加過中國作協召開的翻譯家的會議,也見到了莫言。
 
    陳安娜認為莫言獲諾獎前后在讀者心中差別還是很大,莫言得獎前,瑞典一般讀者對他了解并不多,只有瑞典學院的院士,一直關注他的作品。比如評委主席維斯特拜里耶,他對莫言的作品非常熟悉,不光讀瑞典文譯本,還讀了非常多的英德法文譯本。莫言獲得諾獎之后,瑞典的讀者當然大大增加,《紅高粱》就賣了三萬冊(瑞典總共才九百萬人口)。“很多讀書會還請我們去講解,興趣濃厚。報紙上的書評,幾乎都是贊揚的。”
 
    陳安娜
 
    瑞典人,1965年生,本姓古斯塔夫森,翻譯家,供職于一家圖書館。高中畢業后先在斯德哥爾摩大學東亞學院師從著名漢學家、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等學習中文及中國歷史等課程,后成為隆德大學漢學家羅斯招收的首批中文博士生之一。長期以來從事中國文學作品的翻譯工作,20多年譯了20部中文小說,包括莫言的《紅高粱家族》《生死疲勞》,余華的《活著》等。20世紀80年代嫁給了來自中國的翻譯家萬之(原名陳邁平),隨夫取了中國姓氏“陳”。
 
    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由原新聞出版總署于2005年設立,旨在表彰在介紹、翻譯和出版中國圖書、促進中外文化交流等方面作出重大貢獻的外國翻譯家、作家和出版家。目前,該獎項已舉辦六屆,來自美國、法國等14個國家的33位出版家、翻譯家和作家、漢學家獲此殊榮。



?★?上一篇:打造學術翻譯的中間地帶 ?★?下一篇:小語種翻譯,讓我們痛并快樂著




?
双色球走势图带坐标爱彩网